戏言(民国背景(ಥ_ಥ)我真写了)

戏言
人物性格咱不会搞啊!!!(ಥ_ಥ)
凤凰城内
“都干什么吃的!连点地方都守不住!”男人坐在椅子上,死死的抓着手上的报告,愤怒的说道。“少,少爷实在是对面太阴了……”桌前的人不停的抖着。“太阴了?那好我给你个机会,把失去地方夺回,否则就按帮规理。”“是!是!多谢少爷!”看着桌下的人连滚带爬的跑出门,男人眼中的怒火依旧没有散去。“这群废物!”
“兄长,怎么发这么大的火?”门边传来温柔的声音。“还不是东区那边的事。”男人无奈的看向,向自己走近的弟弟,帝江。“东区那边,又是他们了?”放下手中的书,帝江有些无奈的叹息。“那可不好对付啊。”“是啊,现在还不知道他们更深一层的背景,真是让人头疼呢。”死死的看着桌面上的报告。上前无意看到男人眼白里的血丝。“那个,兄长你也应该放松一下呢。若是有空不妨去城东的梨园听听戏。”
“哦……有空再去。”
“兄长你还是明天去吧……”
“知道了……。”
唉,有空再去,兄长你说的有空总是几年后吧。帝江无语的笑着离开屋子。
东城梨园
“我们少爷要来你们这听戏包场了。”一白袋放在桌上,传出大洋碰撞的声音。“好,我知道了明天我们会准备好,给帝鸿少爷的。”“最好如此,不然你这梨园就别想开了!”说完转身就走了。“崔珏哥哥!你真的要接这个生意?”看着眼前的女孩,崔珏笑了笑安慰女孩。“没事玲珑,接这个生意我们这个戏班子也能好过些,最起码不会被毁了。”“好吧……”女孩抱着猫咪转身正要离开。“哦,对了玲珑,你今晚先去司徒家,过两天再回来。”说着崔珏翻开桌上的白袋。“带上这些钱。”“唉?崔珏哥哥为什么要我去司徒家啊?”玲珑满脸疑惑的问道。“嗯,就当是去看望看望司徒吧,还有明天你的戏由我来演。”“哦,好吧。”女孩抱着猫离开正堂。
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,崔珏看着桌上的大洋出神着。

下一篇应该就结束了,没确就是黑帮大佬╳戏子(女装大佬)_(:_」∠)_刀子吧。
指绘一下散发的卖药郎。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红豆(aob设定)

aob设定

红豆
崔珏坐在桌旁,看着窗外幽暗的忘川水流过。“又是一天呢,咳咳!”疲惫的伸了伸了手后,默默的把笔放下,而后随手从书山中拿出一本书,打开蓝色的扉页,在一片柔和的灯光下。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。”相思红豆吗?呵倒是与我无关呢。自嘲般摇了摇头,转而翻开下一页。也是啊,他的坚持执着是为她啊。窗外幽暗的忘川水依旧静静流着,桌上的白色花瓣也随风消失。
笠日
凤凰城传来召令,令判官崔珏去拜见凤凰城主帝鸿。听着召令崔珏表示也只能无奈的换上朝服,去拜见那人了,尽管身边的朋友都不愿他去。回到房里拉开抽屉,随手拿出冰凉的药瓶,倒出几颗药一囗吞下随后去换朝服。而暗处的另一边却没被发现。
来到凤凰城,崔珏穿过阳光下空无一人的长廊。这家伙找我到底做什么?是为了她吗?长廊边花木茂盛,崔珏却无心观赏。深远的长廊尽头一个黑色的身影伫立着。“王上找小臣来所为何事?”那人依旧没有回头,也没有得回复。 “王上若无他事我便走了。”说罢正要转身离开,手却被紧紧的抓住。“告诉本王,你现在的身体怎么样。”靠的很近,a的气息也强烈的来人软下。崔珏急忙把手抽回并后退了一步。“小臣身体无恙。”耳后根已是一片桃色。“无恙?可笑你若是无恙,又为何不愿在本王身侧呆久点呢?还是说崔大人正处发.情期呢?”一步一步走到崔珏面前,将其逼在死角。“你……你这家伙开什么玩笑!我身体好的很!”这秃毛鸡!用手推身前的人,却被紧紧的抱着再也无法挣开。“既然你说你身体好,就让本王抱抱反正你也无事。”湿热的气体打在耳边,浓重的a的气息,让崔珏脸上一片潮红,身体又软了一把靠在某人身上。“咳,咳!”几片带血的白色花瓣随之落下。再也隐瞒不了事实的真相。“好个无恙,原来是这样么?”说着抬起面前的人的脸,不说分由的吻了上去。“呜……呜。”用手推也毫无作用,只能认命的闭上双眼了。接受命运中的劫。
长廊边上的红豆随风落下,宛如血珠。
鬼知道我写了什么,写着写着就花吐症了,哎无比ooc啊_(:_」∠)_。咱还是去看鲁迅的小说。哦,问结局啊。自己想啊(ง •̀_•́)ง。先去画鸿珏了拜拜。_(:_」∠)_
尝试画崔大人的嫁衣。应该没人认出是他吧。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画的太渣了。
(漂亮的姑娘就要嫁人了~你是我的心啊~你是我的肝~\(≧▽≦)/~~崔:???)
原来小白的指甲油是蓝的。(‵▽′)(滚!).
手机上画画残了。。。😂
手残党。。_(:_」∠)_
生气什么的( •̀∀•́ )也蛮萌的。
半上色半线稿呵呵。。。_(:_」∠)_